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安徽白癜风危害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8 20:55:2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安徽白癜风危害,淇县白癜风医院,淄博儿童白癜风,饶阳白癜风医院,安徽白癜风的症状,济南好的白癜风医院,会泽白癜风医院

原标题:内讧折射迅雷转型阵痛

一波三折,迅雷内讧12月3日以和解收场,“前子公司”迅雷大数据公司将回购迅雷所持全部股权,并放弃迅雷品牌授权,这意味着双方基本分手。而在闹剧背后,从PC下载一路走来的迅雷转型难度暴露无疑。业界认为,在小米取代迅雷创始团队成为第一大股东后,以迅雷新任CEO陈磊为代表的新势力将精力聚焦云计算,以迅雷公司高级副总裁於菲为代表的老派迅雷管理者则热衷于流量变现,分歧爆发和结束之后,迅雷还得更加努力。

闹剧收场

12月3日晚间,一则由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雷”)和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数据公司”)发布的联合公告结束了迅雷内讧。

根据双方协议,在於菲的协调下,迅雷与大数据公司消除了误会,达成了互相理解及以下共识。双方表示,大数据公司管理层将回购迅雷公司在大数据公司的全部股权,大数据公司及其子公司将更换名称并从迅雷品牌切换至“摸金狗”品牌开展业务,迅雷公司和大数据公司已达成新的互利共赢业务合作协议,支持大数据公司独立运作其业务。同时,双方表示於菲未来继续负责协调迅雷公司和大数据公司的合作。

而此前,在三天内,迅雷与大数据发布数份公告互相指责。仅在11月28日,双方就发布三份声明,迅雷撤销大数据公司及子公司多项业务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对此,大数据公司称未收到集团任何违约通知,并指责迅雷旗下公司的玩客币活动为骗局,矛头直指迅雷CEO陈磊。随后,迅雷再度回击称正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11月29日,在署名为“全体迅雷董事会成员致迅雷股东的公开信”中,迅雷董事会表示对陈磊有着充分的信任和授权,也有良性的监督,董事会支持管理层做好技术与商业创新的同时,也要求迅雷分发的玩客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

冲突公开后第三天,迅雷再发布“有关迅雷大数据公司员工买通团伙聚众恶意诽谤迅雷的公告”,迅雷还宣布暂停於菲在迅雷集团的一切工作职务,称於菲在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不过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微博发现,在双方联合公告发出后,迅雷针对大数据公司的指责公告已被删除。尽管双方已达成谅解,不过在发生内讧期间,迅雷股价一度下跌超过四成。

转型分歧

业界有观点认为此番内斗的最大利好是让迅雷重回行业焦点,也有声音指出这场闹剧可以帮助企业正视互联网金融与玩客币风险。

在这一点上,核心人物於菲的态度一针见血,她在声明中指出,她与陈磊之间矛盾的根源在于玩客币。於菲爆料,迅雷玩客币并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涉嫌构成对用户的欺诈;此外,为避免第三方恶意炒币,迅雷官方应封堵玩客币转账功能,但这一提议随后也被陈磊拒绝。於菲认为,迅雷的这一做法极易招致政策风险,於菲也因此淡出公司管理层。

业界认为,对于公司转型方向的分歧正是此次内斗的根源之一。自2014年6月上市之后迅雷已进行了多次转型,这家曾被腾讯忌惮的公司相继出售了旗下视频业务迅雷看看、搜索业务狗狗搜索,全力转型云计算。不过资产市场的反应和财报成绩均不理想。

随后,迅雷邀请腾讯云出身的陈磊加盟,后者于今年7月正式担任迅雷CEO。今年10月,迅雷推出玩客币业务,股价应声大涨,一度从4美元飙至最高约27美元。经过一系列断舍离,迅雷已从一家下载工具公司转变成云计算公司。

根据2016年4月曝光的迅雷股权架构来看,截至2016年3月31日,小米持股迅雷27.71%为最大股东。据了解,早在2013年小米即开始与迅雷寻求合作机会,在投资迅雷后,小米获得迅雷的3个董事会席位。

不过,创始团队与第一股东各自的小九九随即显现。在回应小米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时迅雷创始人邹胜龙这样表示,“创始人对于一个公司的影响力和控制权,并不需要股权来强化这一概念”。於菲更是在个人声明中多次强调其组建大数据公司直接受命于邹胜龙。

而事实上,小米更看重云计算。小米创始人兼董事长雷军曾经在迅雷旗下网心科技发布云计算产品星域CDN时亲自站台。雷军的目的并不讳言,他说:“小米投资迅雷真正看好的是它们的星域。”而陈磊正是应雷军之邀加盟迅雷。“可以看出,迅雷管理层新势力押宝云计算,而於菲作为为数不多的迅雷元老,则钟情于流量变现。”业界普遍这样认为。

股权纷争

除了转型方向的分歧之外,迅雷与子公司的股权分配也导致了此次矛盾的直接爆发。

公开资料显示,迅雷旗下有网心科技、迅雷网、迅雷创业、迅雷游戏等多家公司。其中深圳市网心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为迅雷集团100%持股的全资子公司,主营业务为星域CDN和玩客云。

而据天眼查显示,在2016年8月大数据公司成立时,迅雷占43.16%,而目前迅雷仅持股28.77%,已不再是大数据公司的最大股东,并失去了董事会席位。在内讧开始的最初公告中,迅雷也指出,对大数据公司的业务缺乏监督和管理途径。并一度指出大数据公司获得的品牌和资源,来自于於菲任职法务部负责人时“不公平的合同和品牌授权”。

值得注意的还有迅雷股权,在目前迅雷的董事会中,王川、洪峰、邹涛、吴育强也多为小米、金山高管,刘芹为小米投资人,李亚为一点资讯CEO,小米是一点资讯的首轮投资方。算上陈磊,迅雷现有的10个董事会成员中有7个跟小米相关。而迅雷在上市后,创始团队陆续离开,联合创始人程浩于2016年初宣布离职,CFO武韬也于今年9月宣布离任。迅雷上市时的四位副总裁中,张玉波伴随迅雷看看分拆离开,魏永刚离职创业,李想则情况不明。

如现有互联网头部企业的策略一样,迅雷用孵化的方式推出了一系列子公司,不过无论从高管关系还是股权结构来看,迅雷对子公司的控制力日渐式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坦言,“从迅雷内讧可以看出,迅雷对子公司已经失控,这可能是最后双方达成股票回购意向的原因,放弃大数据公司之后,迅雷可以专注于云计算而非内耗,而大数据公司则获得更大的自由度,何乐而不为?”

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桓台好的白癜风医院